产业研究
数字经济产业园

数字经济产业研究专题


  前言:中国是数字经济时代的重要技术供应方和主要应用市场之一。不论从规模体量还是融合深度层面,中国都正在成为更为重要的全球数字经济大国,并在更新兴、更前沿、更融合的领域试图引领全球数字经济发展。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31.3万亿元,名义增长20.9%,占GDP比重为34.8%。各地数字经济发展成效显著,广东省规模最大,超过4万亿元;贵州省增速最快,超过20%;北京市占比最高,超过50%。各行业对于产业数字化的动能取得共识进入更加务实操作层面,数字经济正在引领各区域培育现代化经济体系新动能和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第一章 数字经济基本概述


  1. 数字经济基本定义


  数字经济是指以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为关键生产要素,以数字技术创新为核心驱动力,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通过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不断提高传统产业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加速重构经济发展与政府治理模式的一系列经济活动。


  数字经济是继农业经济、工业经济之后的一种新的经济社会发展形态,已日渐成为驱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 到2025年,全球经济总值的50%将来自于数字经济;


  ● 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数字经济强势崛起;


  ● 数字经济是创业创新的热点领域;


  ● 数字经济促进实体经济转型升级作用明显;


  ● 数字经济的发展对于改善民生、增进社会福祉作用巨大;


  ● 数字经济有效提升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2. 数字经济主要内容


  数字经济主要由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两大部分构成,不过随着数字经济的不断发展,数字经济已经由“两化”(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逐渐扩展到“三化”(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


数字经济


  3. 数字经济发展历程


  2012年,云计算作为中国“十二五”发展的二十项重点工程之一,被写入《“十二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


  2014年,张近东等企业家就意识到互联网科技对市场经济的影响,并在两会期间提议升级“两化融合”国家战略,推进产业互联网化转型;加快移动互联应用推广,引导零售服务业O2O转型。


  2017年“数字经济”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从中央到地方,数字经济建设与发展备受重视。


  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进入了遍地开花、渐入实操的新阶段。中国数字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保持全球数字经济大国地位,发展水平持续快速攀升。数字经济正在引领各区域培育现代化经济体系新动能,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


  4. 数字经济特征分析


  数据化:新兴的数字经济最重要的特征就是高度数据化。数据信息资源逐步成为新的关键要素资源,数据的流动与共享,推动着商业流程跨越企业边界,编织全新的生态网络与价值网络。


  平台化:平台化是数字经济主要产业组织形态。平台是数字经济的基础,依托“云网端”新基础设施,互联网平台创造了全新的商业环境。
 

  技术创新:数字技术创新是数字经济持续发展的源动力。


  产业融合:产业融合是数字经济主要表现形式。


  多元共治:多元共治是数字经济时代必然的治理要求。


  网络空间:网络空间成为驱动实体世界变革的关键力量。


  第二章 数字经济驱动因素


  1. 数字经济政策促进发展


  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保持全球数字经济大国地位,发展水平持续快速攀升。从数字经济规模看,中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数字经济体,据中国信息化百人会2018年年度报告,2017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22.6万亿元;从数字经济占比和发展质量看,美、日、英、德、法等发达国家仍位于数字经济发展的第一阵营,我国是新兴国家中上升势头迅猛和发展潜力巨大的代表。
 

  2018年9月,国家发改委、教育部、科技部、工信部等19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发展数字经济稳定并扩大就业的指导意见》,从加快培育数字经济新兴就业机会、持续提升劳动者数字技能、大力推进就业创业服务数字化转型等方面提出了多条措施,支持数字经济发展。各省市纷纷出台数字经济规划或战略,并给予资金支持,将数字经济发展作为未来经济发展的重点方向。


  一是以广东省和贵州省为代表的“率先规划、积极行动”。贵州省于去年2月印发《贵州省数字经济发展规划(2017-2020)年》,提出资源型、技术型、融合型、服务型等四型数字经济。广东省于4月发布《广东省数字经济发展规划(2018-2025年)》提出争取用5-8年时间将广东建设成为国家数字经济发展先导区、数字丝绸之路战略枢纽和全球数字经济创新中心。


  二是以浙江省和福建省为代表的“蓝图再绘、数字立省”。去年底,浙江经济工作会议上再次提出将“数字浙江”发展作为一号工程,推动以大湾区为核心的数字经济2.0发展,10月杭州市提出打造全国数字经济第一城的目标。福建省将“数字福建”建设作为一项重大战略工程持续推进,并于4月举办首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致力于总结数字福建建设经验,积极打造数字中国建设样板区,全面推进数字中国建设。


  此外,安徽省于10月出台《支持数字经济发展若干政策》以推进建设“数字江淮”决策部署,提出要推进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河南省也正在制定数字经济相关战略。


数字经济

数字经济


  2. 网络和移动终端普及率高


  2018年互联网覆盖范围进一步扩大,贫困地区网络基础设施“最后一公里”逐步打通,“数字鸿沟”加快弥合。我国网民规模达8.29亿,全年共计新增网民5653万人。互联网普及率为59.6%,较2015年底提升2.9个百分点。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人群的占比由2017年的97.5%提升至98.6%,提升11个百分点,网民手机上网比例在高基数基础上进一步攀升。


数字经济


  3 .5G推动数字经济迈上新台阶



  5G通过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技术的融合,为用户提供超高清视频、社交网络等加强虚拟现实的业务体验,促进人类交互方式的再次升级。同时凭借着超高可靠性、超低时延的卓越性能,引爆如车联网、移动医疗等垂直行业的应用。推动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建设,使新一代移动通信成为引领国家数字化转型的通用目的技术。


  2018年我国物联网产业规模达到1.2万亿元,随着5G商用技术的逐渐成熟,将推动物联网产业迎来新一轮高速增长,其中以下细分领域增长表现突出:生产性物联网应用将成为主战场;消费性物联网应用热点领域增长迅猛;智慧城市物联网应用全面升温;物联网新型基础设施支撑能力进一步加强;规模应用渗透领域不断扩大和深化;物联网安全、治理等重要性不断凸显。


  4. 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长


  2018年,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向高质量方向发展步伐加快,结构持续调整优化,新的增长点不断涌现,服务支撑两个强国建设能力显著增强,正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量。从总体上看,2018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规模以上企业3.78万家,比上年增加2881家;累计完成软件业务收入63061亿元,同比增长14.2%;实现利润总额8079亿元,同比增长9.7%;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0.7%,增速居国民经济各行业之首,占GDP比重达3.6%。


数字经济


  5. 信息消费引领消费转型升级


  近年来,随着国家政策红利加速释放和信息通信技术不断演进升级,信息产品与信息服务在国民经济各领域的渗透和应用日益广泛,孕育形成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开辟了更为广阔的消费空间。


  信息产品供给体系质量提升:新一代智能硬件变革推动联网设备边界从传统的PC、手机和电视等信息通信设备向可穿戴、汽车等一般物品广泛延伸,家庭居住、个人穿戴、交通出行、医疗健康等新型智能硬件产品层出不穷,产品共享化、智能化和应用场景多元化趋势日益凸显。


  信息服务应用持续升级:“互联网+”在生产生活领域全面推进,渗透路径由第三产业向第二产业、第一产业逆向渗透,从消费互联网快速向产业互联网拓展。电子商务、出行旅游和企业服务成为信息服务消费热点领域,交通出行、上门服务、餐饮外卖、农业电商、工业电商等应用快速发展,在线医疗、在线教育等民生类信息消费持续扩大。


  第三章 数字经济发展现状


  1. 数字经济总体规模


  近年来中国数字经济规模保持快速增长,占GDP比重持续上升。2018年我国数字经济总量达到31.3万亿元,占GDP比重超过三分之一,达到34.8%,占比同比提升1.9%。


  2018年数字经济发展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67.9%,贡献率同比提升12.9%,超越部分发达国家水平,成为带动我国国民经济发展的核心关键力量。


数字经济


  2. 数字经济市场结构


  从结构上来看,2018年我国数字产业化规模达到6.4万亿元,在GDP中占比达到7.1%,在数字经济中占比为20.49%。产业数字化在数字经济中继续占据主导位置,2018年产业数字化部分规模为24.9万亿元,在数字经济中占比为79.51%。


  在数字经济中,产业数字化占比高于数字产业化占比,表明我国数字技术、产品、服务正在加速向各行业融合渗透,产业数字化成为数字经济增长主引擎,数字经济内部结构优化。


数字经济


  3. 数字产业化市场


  数字产业化,也称为数字经济基础部分,即信息产业,具体业态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电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等数据显示,2018年产业数字化增速平稳,数字产业化加速增长。测算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数字产业化规模达到6.4万亿元,在GDP中占比达到7.1%,在数字经济中占比为20.5%。


数字经济


  4. 产业数字化市场


  2018年产业数字化部分规模为25 万亿元,同比名义增长23.1%,产业 数字化部分占数字经济比重为79.51% 其中2008年至2018年,中国产业数字 化部分占GDP比重从8.8%提升至27.6% 增长十分迅速,产业数字化部分对数 字经济增长的贡献度高达86.4%。


数字经济


  5. 各行业数字化发展


  我国各行业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存在较大差异,表现出三产优于二产、二产优于一产的特征。2018年,服务业、工业、农业中数字经济占行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为35.9%、18.3%和7.3%。工业数字化加快增长,农业、服务业数字经济增速保持稳定。2018年,工业数字经济比重的提升幅度高于去年0.7个百分点,农业、服务业提升幅度较去年增长约为0.3个百分点。


数字经济


  1)服务业数字化持续领先


  2018年,服务业数字经济比重为35.9%,较去年提升3.28个百分点,显著高于全行业平均水平。


  2018年服务业典型行业数字经济比重排序、行业、数字经济比重:(1)保险56.4%;(2)广播、电视、电影和影视录音制作55.5%;(3)资本市场服务48.7%;(4)货币金融和其他金融服务48.6%;(5)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46.0%;(6)专业技术服务44.6%;(7)邮政42.7%;(8)教育40.0%;(9)社会保障39.1%;(10)租赁35.5%。


  2)工业数字化持续加速推进


  2018年,工业数字经济比重为18.3%,介于服务业和农业之间,较去年提升1.09个百分点。工业互联网取得重要突破;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整体推进;5G在工业领域的融合应用爆发在即。


  3)农业数字化相对滞后


  2018年,我国农业数字经济比重平均值仅为7.3%,较上年提升0.72个百分点,农业生产数字化水平仍较低,大大低于全行业数字化平均水平,农业数字化发展潜力仍然很大。


  农业数字化比重由高到低依次为林、渔、农、畜,比重最高的林产品行业数字经济比重仍不足13%,远低于服务业和工业平均水平,比重最低的畜牧产品数字经济比重不足5%,低于绝大多数服务业和工业行业,农业数字化转型仍相对滞后,存在较大提升空间。


  6. 各省市数字化发展


  2017年全国有10个省市数字经济规模跨越万亿元大关,2018年河北省数字经济规模也超过万亿元。广东全国领先,数字经济规模超4万亿元,江苏位列第二,规模超过3万亿元,山东、浙江紧随其后,数字经济规模超过2万亿元。其余省市数字经济规模与2017年相比,均有不同程度提升,大部分省市数字经济规模均介于1000亿-10000亿元之间,宁夏、青海数字经济规模介于600亿-900亿元之间。


数字经济

  7.重点区域数字经济


  从重点区域发展来看,2018年长三角地区数字经济规模最大,达到8.63万亿元,珠三角地区次之,京津冀地区协调发展加快推进,数字经济规模为3.46万亿元,东北老工业基地和西北地区数字经济发展相对较慢,分别为1.60万亿元和1.26万亿元,数字经济规模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具有较强的相关性。


数字经济


  从增速来看,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数字经济新模式、新业态创新活跃,数字经济增长最快;西北地区数字经济增速超过京津冀和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数字经济已成为西北地区实现经济振兴的重要选择。


  从GDP占比来看,珠三角数字经济占GDP比重最高,长三角和京津冀紧随其后,东北老工业基地和西北地区数字经济占GDP比重不足30%,数字经济已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


  第四章 数字经济发展建议


  1. 增进数字经济与实体领域融合的跨界知识


  一方面,应加强数字技术领域与应用场景和行业的紧密对接,增强跨界研发创新能力;另一方面,应加快跨界人才队伍梯队建设,提升各行业领域应用数字技术的实操性。同时,需要采用具体措施,优化数字经济与实体领域的结合过程。一是鼓励跨界研究,构建产、学、研、用跨界的数字经济研究体制。二是优化科研管理制度,建立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容错型科研机制。三是进行科研激励,鼓励创新型数字经济业态和模式的研究和实践。四是探索揭榜挂帅制度,培养数字经济研发“帅才”。五是明确“应用引领”的发展方向,以应用推动数字经济相关产业核心技术系统化攻坚。


  2. 强化国际数据隐私保护和伦理道德保护议题探讨


  随着欧美数据主权法案的实施,以及Facebook数据泄露事件影响,全球对于用户数据隐私保护更加关注。当前我国对于数据主权和隐私保护仍然处于起步阶段,需要加快国际接轨。人工智能等技术在自动驾驶、工业机器人等领域的应用一直颇受争议,随着这些领域技术成熟度不断提升,“机器换人”、“机器代人”将在更大范围推广,如何认识智能技术发展对经济、社会、伦理、道德等层面的变革,减少不必要恐慌,是推进数字经济发展的技术伦理难题,也是需要增进国际对话的核心议题。


  3. 构建科学规范的数字经济统计体系和量化方法


  建议以国家统计局为主,探索建立跨部门工作机制,加强数字经济测度和评估的理论研究,建立科学的、严密的、规范的数字经济统计体系和测量原则,加快开展数字经济相关统计调查,构建跨部门、跨层级的指数研究、调查和评估工作组,推进数字经济领域的政策影响力和学术价值。开展区域级的数字经济量化测算工作,保障微观数据、调研数据、重点行业数据的规范化采集,形成对全国范围及省级、市级等区域级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和趋势的研判,助力各区域有的放矢、差异化地发展数字经济。


  经略中国产业研习社长期关注包括智能制造/机器人、数字经济、人工智能、新能源、新材料、节能环保、循环经济、云计算、大数据、边缘计算、工业互联网、5G等战略新兴产业领域,通过扎实的体系化产业研究与理解能力开展产业研究,并提供战略新兴产业研究报告、咨询等服务。


  经略中国产业研习社专家热线:010-53356801 137 1859 5060